直到2018年12月,当胡斯曼来到市议会接受问询,遭到了议员的嘲讽和打断,此时他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而在西雅图那边,亚马逊公司的员工观看了议会质询的现场直播,对现场发生的事情感到难以置信,他们互相发送短信,描述胡斯曼的现场囧态。胡斯曼当时还试图用项目提供的就业数据和资金数据来打动议会,但在项目的人性化方面却谈的很少,市议会对此感到很不满意。决定性的时刻终于来了,当胡斯曼向市议会说出,如果员工试图组织工会,公司将不会保持中立时,一切就都over了。胡斯曼似乎对纽约的政治气候一无所知,他不知道,在纽约,是工会的看门人和工人的子女被选举来管理这座城市。就这样,被公司内部形象称为"嘿!我们可是亚马逊呐!"的傲慢的谈判策略,这次终于踢到了铁板上。

为了弥合分歧,在最后的时刻,双方还召开了几次会议,甚至有传言称亚马逊已经妥协,同意对员工工会运动保持中立。但最终,在情人节那天,亚马逊还是带来了与纽约的分手消息,称"一些州和地方政界人士已明确表示,他们反对我们的计划,不会与我们合作,去建立推进该项目所需的那种关系。"

包括房地产主管约翰·舍特勒(John Schotetler)在内的项目团队起草了一份招标说明书,就竞标城市的资质罗列了一些必须具备的条件,诸如可以直飞西雅图的机场、高水平大学等等。在这份招标说明书中,"激励补贴"(incentive)一词总共出现了21次。一些团队成员对此心有嘀咕,考虑到贝索斯的财富地位,他们担心亚马逊争取政府补贴的举动会被视为是不识大体,更不用说必定会引发一场关于收入不平等的全国性辩论。团队成员们知道,无论他们是否提出减税要求,官员们都是肯定会提供减税优惠的,而减税要求的提出势必会让亚马逊陷入"大公司贪婪"的争议漩涡。

康涅狄格州温莎市的市长Don Trinks迄今仍能记起亚马逊2016年计划在他的城市建立仓储仓库前,是如何舒缓哈特福德地区的人们的焦虑情绪的。当时,在这一项目建设消息传出后,居民们对卡车货运所带来的繁忙交通前景感到有些恐慌。于是,亚马逊在镇上召开了会议,耐心回答了居民们提出的每一个问题。担任温莎市市长近20年、拥有一家小餐馆的Trinks回忆说,"当时公众普遍认为,亚马逊这样的大公司竟然进驻我们小镇了,这令人感觉有点不知所措。但他们积极主动去面对问题的态度令人印象深刻,他们解答了民众提出的棘手问题,他们的一切表现都非常棒。"

根据监管机构Good Jobs First的数据,由于弗吉尼亚州愿意提供7.62亿美元的激励补贴,亚马逊仅比特斯拉获得的24亿美元政府补贴少了1亿美元——贝索斯应该可以从中获得些许安慰。

回望这一谈判历程,亚马逊的一些员工表示,他们不应该盲目乐观地以为亚马逊会受到世界各地的欢迎,这其实并不一定。参与谈判的员工说,高管们把保密工作放在了关系建设的前面,这实际上会反过来束缚他们的手脚。"关于激励补贴等措施的谈判是容易的,困难的是赢得民心,亚马逊恰恰在这方面做得不够好。"不过,在与弗吉尼亚州(带来25000个工作机会)和田纳西州纳什维尔(带来5000个工作机会)的谈判上,亚马逊倒是看到了成功的希望。

在亚马逊第二总部项目寻求大幅减税竞标一事成为国际新闻后,政府官员们对此产生的沮丧情绪甚至蔓延到了北美以外地区。比如欧洲地区的官员已在向贝索斯询问什么时候亚马逊也会要求他们给予减税优惠,并对此表达了他们的担忧。

京东商城

一些有着这方面丰富经验的员工已经预见到了问题,但他们的意见却被那些急于用新剧本取悦贝索斯以求大获全胜的人所忽视。据知情人士透露,第二总部项目团队成员行事隐秘,与公司其他部门隔阂重重,他们沉浸在头条新闻的喧闹中,以及沉浸在"亚马逊处处受到欢迎"的不切实际的幻想中。

多年来,当亚马逊在全美各地建立货物仓库时,其项目规划部门遵循着一个循规蹈矩的被内部戏称为"欢迎马车"的工作程序。这一工作程序旨消除人们对亚马逊仓库建设可能给当地带来负面影响的担忧,比如对当地交通、工作环境和商家店铺的影响等等。项目主管们通常会召开信息发布会议,邀请当地居民和利益相关者座谈,解答他们提出的问题。有时,亚马逊会安排当地官员前往其他城市亲眼看看那些已建好的仓库,并与仓库员工和当地领导人交谈。一直以来,亚马逊公关团队与那些支持仓库建设并愿意向媒体发表观点的人士保持着良好的关系。

亚马逊当时声称,公司先后在40个州投资了2700亿美元,创造了50多万个具备优良福利待遇和业务培训的工作机会。"我们与全国数百个社区合作,为它们带来新的就业和投资。与许多其他公司一样,我们有资格获得由城市和州创建的旨在吸引新的投资者的激励补贴,他们知道这些投资将会给当地带来长期的回报和收益,比如就业机会、新经济机会和税收等。"

190514-mets678-park-view-rendering-630x473.jpg

据知情人士称,亚马逊这种盲目乐观自大的情绪直到今天仍可被人感受到,尤其在那些感觉到好像被亚马逊操纵了的城市官员中。与此同时,一个由州议员组成的两党团体正考虑达成一项互不侵犯协议,以停止在亚马逊第二总部项目招标过程中出现的减税补贴竞标战。

因此,当亚马逊在2017年9月启动其第二总部(HQ2)招标项目时,该公司明确表示,它将为该项目进行选址竞标,以寻求当地政府的资金补贴,同时亚马逊承诺将为第二总部的落户城市带来50亿美元投资和5万个工作机会。这一真人秀风格的选址竞标活动轰动一时,吸引了各大媒体的竞相报道,同时也吸引了238个北美城市参与这一竞标活动。最终,亚马逊决定对所谓的第二总部进行拆分,分给了纽约和弗吉尼亚。但随后,在纽约当地政界人士对政府的30亿美元项目补贴进行抨击后,贝索斯不得不取消了在纽约建立第二总部的计划。

在亚马逊公共政策主管布莱恩·胡斯曼和经济发展主管霍利·沙利文的带领下,第二总部项目团队征用了华盛顿的一间小办公室,并加以严格保密。据其中一人说,窗户被遮盖住,胡斯曼警告非项目团队的人员,不准进入该办公室,否则将受到惩罚。信息被严格控制以防止泄露。

访问:

据知情人士透露,20座最终入围城市在很大程度上与最初选择的那25个候选城市相重叠。而像印第安纳波利斯和哥伦布这样的小城市的入围(项目团队成员其实对这些小城市从未放在心上),向人们传递了这样一个信息:所有城市都拥有平等的竞争机会。这有助于让所有入围城市保持对项目竞标的激情。对项目团队成员来说,保持竞争狂热是优先于进一步缩小入围城市名单的。在从名单中成功剔除了百多号城市后,项目团队内部普遍认为,这一过程非常艰难,但很有必要。于是,他们在华盛顿办公室里举杯畅饮,庆祝他们距离项目的胜利又近了一步。

知情人士称,亚马逊第二总部概念的提出源于这样一种认识:多年来,亚马逊在全国各地开设了许多卫星办公室,彼此之间缺乏协调沟通。于是,贝索斯的高管们认为,最好是能选择一个能容纳未来十年员工数量需求的地方来建立另一个公司总部(即"第二总部")。这位知情人士说,亚马逊一直在悄悄地考察搜索城市,已经确定了25个可以容纳约2万名员工的候选城市。该公司本可以继续缩减这一城市名单,并与最终的入围城市展开谈判。但贝索斯放弃了这一计划,相反地,他启动了项目招标计划。有了马斯克成功进行招标竞购的珠玉在前,贝索斯当然也希望在整个北美地区(包括加拿大在内)就其第二总部项目展开一场招标竞购活动。

布雷默说:"我很生气,因为这一重大事项的决定,并没有事先获得地方民选官员或其他利益相关者的同意,我们被排除在这一进程之外!"

2018年1月的一天晚上,团队成员收到一封电子邮件,命令他们第二天一早赶到办公室集合开会。原来是到了削减这一包含200多个竞标城市的名单的时候了。在会上,胡斯曼提醒团队成员,任何向媒体泄露信息的人都会被查出来并遭到解雇。然后,每个人都接到了一堆城市的电话和相关指示,让他们去委婉地通知这些城市的官员他们的城市很遗憾没有晋级。接到这样的电话的官员们普遍都感到非常失望。据一位打电话的团队成员说,与求职者很像,这些失望的官员一边口头上对亚马逊表示感谢,同时一边从电话中努力寻找落选原因的蛛丝马迹。

亚马逊一位高管表示,亚马逊后来寻求与市政府和州政府官员会面,但贾纳里斯对此加以拒绝,而布雷默仅与他们进行了一次会晤。这位知情人士说,亚马逊之所以最初没有与市议会进行接触,是因为获得议会的批准需要花费数年时间,另外还考虑到哈德逊广场重建等其他亚马逊重大项目已经在该州获得通过。此外,这位人士还说,亚马逊的代表在当地的访问也受到了热烈欢迎。因此,亚马逊当时尚未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在得知亚马逊将获得的补贴数目后(包括5亿美元的补助金在内),进一步激怒了布雷默议员。在那一周,布拉默议员前往波多黎各旅行,在那里偶遇了纽约州参议员迈克尔·贾纳里斯。他们一起喝了几杯酒,发泄了对此事的怒气,并做出了决定,共同反对这一项目。两人获得了零售、批发和百货商店工会的支持,该工会长期以来一直认为亚马逊的在线购物业务对其会员构成了威胁。与此同时,在纽约史坦顿岛一家新建的亚马逊仓库里,一些工人也想组织工会,这进一步加剧了紧张的局势。

但这次,在第二总部建设议题上,贝索斯决定以另外一种不同的方式来进行推进项目。不仅仅是马斯克获得内华达州巨额资助一事令他专注于更多政府补贴的获取。他也亲眼目睹了波音公司在2013年是如何从华盛顿州获得87亿美元的援助资金的,这些资金是用于补贴波音在未来几年缩减员工规模所需的花费。与此同时,尽管亚马逊雇佣了数千人,但该公司不光没得到州政府的任何资助,并且还与西雅图市议会产生了争执,后者指责亚马逊让西雅图的生活成本变得过于昂贵。据知情人士透露,贝索斯除了希望政府为亚马逊第二总部的建设提供慷慨援助外,还要求他的团队为亚马逊的其他项目争取10亿美元的减税优惠,尽管亚马逊的经济发展部门在过去几年并未能实现这一目标。

尽管亚马逊试图努力控制这一竞标活动对公司内部的影响,但其影响还是波及到了公司其他部门。市政府和州政府的官员们私下里向他们在亚马逊的联系人表示抱怨,认为这个竞标活动极大地浪费了公共资源。知情人士说,这些市长和州长们表示,他们还需要与很多其它对他们城市(州)真正感兴趣的商业机构打交道,而亚马逊这一竞标活动占用了他们太多资源和时间。

此后,贾纳里斯获得了纽约州公共机构控制委员会的席位提名,该委员会是有权去影响亚马逊这一项目的达成的。当然,贾纳里斯最终未被批准获得该席位,但提名即意味着游戏规则的改变。贾纳里斯说,他之所以寻求提名,是因为"亚马逊的项目位于我的选区内,我认为那个委员会席位是唯一可以用来终止该项目的工具。"

在公司内部会议上,贝索斯表示,马斯克成功驱使美西五州积极参与了上述电池工厂项目的选址竞标,最终获得内华达州政府的大笔资金补贴,相比之下,他对亚马逊管理层经常安于接受非常微薄的政府补贴这一现象感到非常纳闷。据知情人士透露,这成了一个经常萦绕在贝索斯心头、挥之不去的问题。然后是在2017年,亚马逊的一位高管在一封邮件中,向贝索斯夸耀他的团队在15亿美元的辛辛那提航空枢纽建设项目中获得了4000万美元的政府补贴。这一微不足道的政府补贴更加激怒了贝索斯,并进一步坚定了他要在获取政府补贴方面进行新的尝试的决心。

2018年9月,高管们决定将新总部拆分给纽约和弗吉尼亚。在消息发布前,亚马逊就意识到,如果媒体获知此事,当地的房地产价格就可能会飙升,因此,它事先悄悄地将项目相关的房地产交易和与两地政府达成的协议捆绑在一起。在与纽约当地官员建立起牢固联盟之前,对项目进行保密这一举措最终被证明是致命的。在消息走漏后,立即遭到了市议员吉米·范·布雷默的反对。布雷默议员起初是支持亚马逊进驻纽约的,但当他发现亚马逊、州长安德鲁·库莫和市长比尔·德布拉西奥已经将他和其他地方官员排除在这一进程之外时,他很快就变成了反对者。他要求州长和市长对此进行解释,在得知该项目并没有寻求市议会的批准后,他变得更为愤怒。

但是团队内部的反对声音很快即被消声,相关人员被派去从事其他项目。团队的剩余成员认为,任何负面影响都将是暂时的,终将被亚马逊的投资规模所掩盖。

总之,在第二总部建设项目这一事情上,亚马逊因未能获得纽约政界的支持而广受嘲笑。为了搞清为何事情会发展成这个样子,媒体采访了一些熟悉内情的人士。从这些人士的描述里,媒体首次获得了亚马逊的工作团队是如何逐步成为自己傲慢作风的受害者的一手信息。由于贝索斯对他所认为的微薄的政府补贴感到失望,这促使高管们放弃多年来在这方面累积的相关经验,进而毫无悔意地转向了另一条寻求减税和政府补贴之路。

上一篇:消息称高盛或将与亚马逊达成协议 向其商户提供贷款    下一篇:家长必看!高质量陪伴让孩子的假期不荒废    

Powered by 五星彩网站平台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Powered by 手机购彩平台 @2020 RSS地图 html地图

搜索引擎导航: 搜狗搜索 百度搜索 淘宝购物 神马搜索